对于“互联网工业”的考虑_2

2019-06-11 14:04

  我市互联网工业发展最终要具备三个鲜明的特征:软件定义的智能工厂,数据驱动的先进制造,平台支撑的新型产业生态体系问:对于互联网工业这个概念,您是如何理解的?

  项阳青:要厘清互联网工业这个概念,首先要从互联网+说起。目前,业界对互联网+的概念内涵已经形成普遍共识,即,互联网+代表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就是充分发挥互联网在生产要素配置中的优化和集成作用,把互联网的创新成果与经济社会各领域深度融合,产生化学反应、放大效应,通过技术进步、效率提升、组织变革,提升实体经济的创新力和生产力,形成更广泛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实现工具的经济发展新形态。从这个角度就很容易理解,互联网工业就是互联网创新成果与工业特别是制造业各领域深度融合形成的经济发展新形态。对此,赛迪智库有一篇研究文章曾经专门作了阐述,其主要的观念是,互联网工业是深度应用互联网的工业,是信息网络与制造系统深度融合而成的社会化网络制造物理环境,是柔性化、协同化、网络化、定制化的智能工业制造模式,是生产模式异质化定制、资源要素动态化配置、产业链社会化大协作、追求附加值最大化的新型工业形态,是实现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建设的最佳结合。问:按照您的解释,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互联网工业就是互联网+工业?它和目前大家说的比较多的工业4.0、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等概念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项阳青:可以这样理解。我们之所以选择了互联网工业这个概念,而不是工业4.0、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还是有所考虑的。首先,互联网+工业不能简单归于工业4.0。德国是在基本完成工业3.0的基础上提出的工业4.0,其技术路径更强调设备和技术升级,发展愿景是建设高度智能化无人工厂。而我们绝大多数制造业企业在核心技术、核心零部件领域仍然停留在2.0向3.0过渡、甚至是2.0以下的阶段,还要解决人才、就业等复杂社会问题,需要2.0、3.0、4.0齐头并进。其次,互联网+工业并不等同于工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是美国通用公司提出的与消费互联网相对应的概念,其技术路径主要是国际化大公司主导,核心是构建工业信息高速公路,促进协同创新、标准制定和提升互通性、安全性。因此,工业互联网更侧重网络和信息服务,它只是互联网+工业的基础支撑,并不能完整体现工业这个根本。其三,互联网+工业并不局限于智能制造。智能制造核心是体现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深度融合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制造,这是发展互联网工业、推进两化深度融合的主攻方向,但并不是唯一,更重要的是还要涵盖互联网与工业融合创新催生的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问:为什么要用生死之战来描述发展互联网工业?

  项阳青:就像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张瑞敏讲的企业不触网就死亡一样,现在我之所以经常用生死之战来强调发展互联网工业的重要性,从大的层面来讲,互联网+是新常态下促进经济转型的引擎,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催化剂,是全面深化改革、构建新型生产关系的驱动力量,是普惠民生的基本载体。从现实的角度来看,互联网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深度和广度渗透融入到各行各业,深刻颠覆着传统生产生活方式。并且,这个渗透是逆向渗透,从生活到生产,从产业链下游到上游,从生产外围到内部,也就是说距离消费者越近的行业、开放程度越高的环节渗透融合程度越深,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电子商务对传统商贸流通业、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业带来的巨大冲击。对于传统制造业来说,互联网渗透早已开始,正在加速形成冲击和颠覆。如果我们广大制造企业不紧踏互联网节拍,就必然会在这场必定来临的深刻冲击面前节节败退,甚至丢失阵地。正是从这个角度来讲,说这是一场生死之战,是一点不为过的。好在我们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如海尔、红领等,已经先知先觉,提早就开始布局互联网转型,形成了一定的先发优势,为我市加快推进互联网工业发展树立了成功典范,积累了成熟经验,打下了良好基础。问:行动方案提出了我市发展互联网工业总体思路和主要目标,您认为关键点是什么?应该怎么把握?

  项阳青:简单概括就是:围绕一个目标,以打造互联网工业强市为目标。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高速发展,青岛已经实现了由老轻纺工业城市向中国制造业名城和品牌之都的战略转型;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我们的主要目标就是实现由制造业大市向互联网工业强市的战略转型。突出一条主线,以信息化与工业化深度融合为主线。两化融合是党的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作出的重要战略部署,是走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道路的重要途径,发展互联网工业必须一以贯之。聚焦两个方向,立足存量调强,以发展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改造提升传统制造业;着眼增量调优,以培育新业态新模式为重点,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实施三个五行动,就是培育5个互联网工业平台,打造50个智能工厂或互联工厂,建设500条(个)自动化生产线或数字化车间。实现四个突破,一是智能制造水平不断提高,二是新业态新模式加速演进,三是智能装备产业跨越发展,四是新型产业生态基本形成。我市互联网工业发展最终要具备三个鲜明的特征:软件定义的智能工厂,数据驱动的先进制造,平台支撑的新型产业生态体系。问:行动方案部署了4个方面20项重点任务,其内在关系是什么?主要想解决什么问题?

  项阳青:四个方面任务虽然定位不同、侧生点不同,但内在联系紧密、互相关联作用,构成有机统一的整体。

  首先,发展智能制造是推进两化深度融合的主攻方向,也是培育个性化定制、云制造、服务型制造等新业态新模式的基础和支撑,主要是引导不同行业、不同规模、不同层次企业,分类实施、梯次推进关键岗位机器换人、建设自动化生产线与数字化车间、打造智能工厂与互联工厂,推动传统制造企业两化融合从单项应用向综合集成与协同创新升级,提高企业劳动生产效率。

  其次,培育新业态新模式是培育新的工业经济增长的主要突破口,主要是将互联网创新基因融入产品全生命周期,大力发展众创众筹、协同研发、众包设计、个性化定制、网络精准营销、服务型制造等新业态新模式,追求更高的产业附加值。

  其三,开发智能装备与产品是智能制造推广和智慧城市建设的重要基础,主要是大力发展自主可控的关键基础技术、智能装备与智能终端产品,开发软硬兼备的软件系统集成与整体解决方案,加快建设畅通安全的互联网基础设施,提升我们工业产品与软件产品的层次和市场竞争力。

  其四,打造云制造服务平台是发展智能制造、培育新业态新模式的关键支撑,主要基于全产业链和价值链信息交互与智能协作,重点打造家电、服装、橡胶轮胎、新能源汽车、3D打印等全国领先、行业主导的云制造服务平台,构建产业链上下游互联共享、大中小微企业协同共创的新型产业生态圈,从整体提升重点产业链的竞争实力。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